《環球時報》記者親歷講述:政變背后,蘇丹究竟發生了什么

環球網 04-15

【環球時報駐蘇丹特約記者 高陽】4 月 11 日,在近 5 個月的持續抗議示威活動后,蘇丹發生政變,軍方宣布控制總統巴希爾,解除其一切職務,成立過渡軍事委員會。至此,在蘇丹執政近 30 年的巴希爾政權轟然倒塌。對于《環球時報》記者來說,來到蘇丹還不到 3 個月便經此大變,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但回顧來到蘇丹這幾個月的所見所聞,突然感覺蘇丹此次政變,是偶然,也是必然。

無處不在的 " 薩迪克 "

早就聽聞非洲人熱情,到蘇丹后才有了深刻體會,無論認識與否,走在路上總會有人主動跟你打招呼。上至衣著體面的 " 成功人士 ",下至販夫走卒,甚至路口攔車乞討的小孩,看見黑頭發、黃皮膚的中國人,第一反應肯定是張口來一句 " 嘿,薩迪克 ",阿拉伯語是 " 朋友 " 的意思。起初記者只是覺得當地人熱情,但隨著了解逐漸深入,才發現這一聲 " 朋友 " 凝聚著中蘇數十年友好交往積累下來的深厚友情。

自 1959 年中蘇建交起,中國對蘇丹的援助從未間斷。在經濟領域,中國幫蘇丹修建了完整的輸油管道、煉油廠,協助蘇丹開發油田,建立起國家的經濟支柱。在農業領域,中國提供技術、資金,幫助蘇丹改良品種,大幅提高當地糧食、經濟作物的產量。在民生領域,中國為蘇丹修建了麥洛維、上阿特巴拉等多個水利樞紐工程,解決了用電難、飲水難、灌溉難等民生問題。這在蘇丹新版錢幣上就有所體現。

在醫療領域,中國援蘇丹醫療隊迄今已經是第 34 批,技術精湛的中國醫生救治了數不勝數的蘇丹百姓。在維和領域,中國維和部隊長年堅守在達爾富爾地區,為維護當地和平,避免再次發生種族沖突發揮了關鍵作用。中國為蘇丹所做的一切,都實實在在地烙印在蘇丹人民的心中,他們知道,中國人就是朋友 !

荒蕪的良田與閑坐的青年

記者在國內就了解到,蘇丹有著豐沛的水資源,非常適合農業種植。來蘇丹后,外出采訪,記者經常看到路邊一片片肥沃的黑土地閑置著。詢問蘇丹司機,得到的答復是 " 沒有足夠的人耕種 "。

然而,回到蘇丹首都喀土穆后看到的卻是另一番場景:工作時間,路邊的樹蔭下,許多蘇丹青年閑坐聊天,喝茶、喝咖啡。記者問蘇丹友人:這些人為什么有時間在這閑坐?他回答說:他們沒有工作。記者很不解,有那么多閑置的田地,這些青年找不到工作可以回去種地啊?友人很無奈地說:他們已經習慣了。

慢慢地,記者理解了 " 習慣了 " 的含義。無論是長年在蘇丹工作的中國 " 老蘇丹 ",還是當地人,都曾遺憾地對記者說,蘇丹的經濟支柱已經消失,國內經濟趨于崩潰。還有一個普遍的共識是,2011 年南蘇丹獨立是蘇丹政府最無奈、最失敗的決定。

曾經的蘇丹,和大部分阿拉伯國家一樣,靠著豐富的石油資源,有過一段豐衣足食的日子。有石油帶來的大量 " 快錢 ",蘇丹政府理所當然地參照大部分阿拉伯國家的做法,對糧食、糖、燃油等生活必需品進行補貼,以全民福利的形式讓民眾享受到極低成本的生活。一張大餅只需 1 蘇丹鎊,加滿一箱汽油只要 320 蘇丹鎊,以現在蘇丹鎊和人民幣差不多 10:1 的匯率,也就是一張大餅 0.1 元人民幣,一箱汽油 32 元人民幣。

逐漸地,蘇丹人 " 習慣了 " 這種生活,不需要太辛苦,在喀土穆等大城市找一份輕松的工作,就可以解決溫飽,有大把時間享受生活。但這種好日子在 2011 年突然終結,南蘇丹的獨立直接帶走蘇丹 75% 的石油儲量,加上美國長期制裁的影響,蘇丹經濟不斷惡化。

財政入不敷出,通過農業、僑匯等途徑得來的收入,絕大多數要填到高額生活必需品補貼這個無底洞中。政府不得不降低補貼,提高物價,但民眾已經 " 習慣了 ",出現強烈反彈自然成為必然。去年底,政府將一個面包的價格由 1 蘇丹鎊加價至 3 蘇丹鎊,加上聽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建議取消向汽油和小麥提供補貼,隨即引發大規模示威。這也是導致此次政變發生的根本原因之一。

銀行前的 " 人龍 " 和五花八門的 " 小費 "

如果在近期來到蘇丹,會看到一個很奇特的場景——遍布街頭巷尾的各個銀行網點和 ATM 取款機前,天天排著長長的 " 人龍 ",好像在搶什么緊俏商品似的。因排隊順序爆發激烈口角,甚至演變成打架事件也讓人見怪不怪。

自 2018 年以來,逐漸惡化的經濟導致蘇丹通貨膨脹嚴重,除政府補貼的生活必需品外,其他商品價格飛漲。而此前蘇丹政府發行的最大面額貨幣為 50 蘇丹鎊,蘇丹社會非常詭異地出現 " 現金荒 ",銀行時常沒有現金給前來取錢的民眾,導致民眾對銀行系統不信任,自發囤積現金,由此形成惡性循環。由于現金嚴重匱乏,銀行不得不限制支取額度,每人每天只能取 500 到 2000 蘇丹鎊,折合人民幣 50 至 200 元。正因為如此,出現了前述排長隊取錢的 " 奇景 "。

蘇丹貨幣匯率長期固定在 47.5 蘇丹鎊兌換 1 美元,但實際上蘇丹鎊已經嚴重貶值。在此情況下,地下外匯交易猖獗并屢禁不止,蘇丹鎊兌換美元的黑市價格已經漲到 71 比 1。許多合法或非法的貨幣兌換公司囤積現金兌換成美元,更加劇了 " 現金荒 "。大量民眾變成賬面上的 " 有錢人 ",但無法取現消費,生活愈加困難。

來蘇丹時間雖短,還有一個現象讓記者印象極深。許多 " 老蘇丹 " 告訴記者,不論辦任何事,都要做好給 " 小費 " 的準備,不把 " 小費 " 給足,要辦的事要么拖很久,要么根本辦不成。起初記者不以為然,但很快就體會到了 " 小費 " 的作用。

申辦蘇丹當地駕照時,記者打聽好辦證地點就去了,但抵達后不得要領,沒有辦證指引,向工作人員詢問也沒人理睬。不得已,在朋友建議下找了個名叫蒙扎爾的中介幫忙。在蒙扎爾的引領下,工作人員笑臉相迎,甚至考慮到記者的外國人身份可能看不懂阿拉伯語考卷,交規考試直接由考官代答。路考時,教官一聲怒吼驅散了一同考試的大批當地人,讓記者享受到快捷通道待遇——第一個上車,2 分鐘后合格下車,兩個小時完成所有手續。當記者問為何前后差別如此之大,蒙扎爾坦誠地說,他給了工作人員和考官 " 小費 "。

當地交警也是索要 " 小費 " 的好手。一次,記者開車外出采訪,途經一個沒有紅綠燈的路口右轉,卻被一名交警攔下,說記者違章闖紅燈。記者解釋說,路口沒有紅綠燈且右轉不需要等燈,但仍被收走駕照和車輛行駛證,并要記者隨其到警察局接受處理。無奈,記者只能前往,但在路上他突然示意記者靠邊停車,開始 " 普法 ",表示如果去警察局要繳納 5000 蘇丹鎊罰款并可能拘留一天,如果給其 700 蘇丹鎊 " 小費 " 就可以直接走人。記者選擇了后者。

腐敗現象在全球每一個國家都存在,只要有合理的監管模式和堅決處理的決心,就不會成為太大的問題。但在蘇丹,這種已經普遍到令人麻木、" 習慣了 " 的腐敗,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前路艱難,去向未卜

此次蘇丹發生軍事政變,恰逢北非另一大國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在民眾和軍方壓力下被迫辭職,該事件產生示范效應,給了蘇丹反對派和抗議民眾莫大的鼓舞。同時,4 月 6 日是 34 年前蘇丹民眾爭取軍方支持,成功發動政變推翻前任領導人的紀念日,反對派和抗議民眾借此爭取到蘇丹中下層軍官支持,導致原本站在巴希爾一方的蘇丹軍隊分裂,迫使蘇丹軍方發動政變。

但是,導致政變發生和巴希爾倒臺的真正原因要歸結到經濟問題上,經濟問題帶來民眾對巴希爾政府的失望和不信任。經濟命脈崩潰、腐敗現象叢生、生活壓力劇增等,都是導致巴希爾政權垮臺的砝碼。民眾的怨氣不斷積累,必然有爆發的時刻,此次政變只是民眾長期積攢的不滿情緒的集中爆發。所以說,政變是偶然,也是必然。

政變后,蘇丹民眾歡聲雷動,但國家面臨的根本問題并非更換一個領導人或者一次政權更迭就能解決的。經濟命脈缺失、整體經濟形勢持續惡化的局面都需要蘇丹人民自己面對。而在完成對國家政治權力的重組后,新生的蘇丹政府也必須為經濟和民生問題買單。

眼下,除了交通堵塞,秩序有些混亂,蘇丹民眾的生活沒有受到政變太大影響。軍政府的執政能力如何,能否保證社會正常運轉,需要時間檢驗。


環球網
以上內容由“環球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四伯蘭德
04-15
一聲嘆息
分享 返回頂部
扑克王app